需要代祷吗?

“并要在患难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你也要荣耀我。” (诗篇 50:15)

福音布道


主耶稣吩咐:
“到普天下去传福音。”(马太福音28:19)

西藏传道

1983年12月24日,主耶稣基督超自然地造访撒督弟兄。主耶稣基督在圣灵里向他彰显,并开始向他讲述有关撒督孙大信和他在西藏的事工。主耶稣对他讲了大约20分钟。然后,主耶稣问撒督孙大索:“你愿意继续这个事工吗?”撒督孙大索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主啊!我愿意。”主笑着说:“不要急着回答!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事工,有很多痛苦。你必须忍受孤单、被孤立、饥饿、痛苦和迫害。现在告诉我,你愿意接受这个事工吗?”撒督孙大索谦卑地跪在主耶稣面前,回答说:“主啊!我愿意。我将继续执行撒督孙大信的事工。”主耶稣对于这个答案感到满意,祂来到孙大索跟前,把一个披风放在他身上,然后按手在他身上,主耶稣基督说:“我任命你为使徒往西藏去,向西藏和她的人民传福音。从今天开始,你将被称为撒督孙大索。”

经过两年的祷告和等候神,主耶稣揭示了一个有系统地向西藏人传福音的策略。从1986年到2006年,撒督弟兄每年定期去西藏,把神医治的爱带给西藏人。

tibetan

tibetan mystical1

神秘的香格里拉

西藏人是一个未得之民,居住在中国西部偏远的“世界屋脊”,此 “雪域”海拔4000至5000米(12,000-16,000英尺)。西藏是一个广阔的偏远地区,周围环绕着神秘和神奇的光环。西藏位于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喜马拉雅高原上。

高山和恶劣的天气,显示了西藏几乎是宣教士无法逾越的障碍。结果,数百万藏人尚未听闻关于主耶稣基督的“好消息”。

谁是藏人?

他们是纯朴、热情、慷慨、崇尚神灵的游牧民族。西藏游牧民族在草原上漫步,而定居的人口则居住在肥沃的山谷,他们种植大麦、饲养绵羊、牦牛、山羊和马。在村庄里,藏人住在平顶的泥屋里。当农村的藏人互相打招呼的时候,他们彼此伸出舌头大声嘶叫。这表明对方是人类而不是恶魔,因为他们相信恶魔有黑色的舌头。

1959年,中国吞并了西藏。它现在被称为西藏自治区。大约有25万藏人生活在西藏和中国的青海、甘肃、四川和云南省。他们有强烈的民族主义,他们仰慕和崇拜被流放在、被视为“活佛”的精神和政治领袖——达赖喇嘛。西藏人长期以来一直抵挡福音传入境内。

藏人相信什么?

在他们的笑容背后隐藏着一个充满偶像和恶魔崇拜的宗教——藏传佛教。正统的佛教教义与本土的万物有灵的Bon宗教混合在一起(Bon是一种神秘的宗教,进行献人为祭,膜拜众神灵和恶魔)。佛教采用了许多Bon的宗教仪式,例如悬挂祈祷旗帜和转动祈祷轮子。这些仪式与密宗佛教的仪式相结合,演变为藏传佛教,也称为喇嘛教。典型的藏族生活包括转动祈祷轮子、提供香火以及背诵神秘的短语。他们的目标是在下一次转世前,尽力积累足够的功德,以换取更美好的来世。

藏人中有基督徒吗?

在西藏只有少数藏人是基督徒,在印度和尼泊尔约有200人是基督徒。在西藏,有一两所由中国基督徒牧养的家庭教会;在印度和尼泊尔则有一些由藏人和拉达克斯人所牧养的教堂。可见,向藏人分享福音是一场艰难的属灵争战。

tibetan_mystical2

撒督孫大信 - 雙腳流血的使徒

1929年,撒督孫大信在喜馬拉雅山脈的丘陵地帶失蹤了.身為一個基督徒見證者,他曾經受到歡迎,但也被拒絕,受到逼迫,甚至被棄之受死.許多宣教士,甚至印裔基督徒,都把他當作是一個極其怪異的人,完全和當代的基督教不相稱只因他穿著黃色的長袍和頭巾在街上漫遊.他雖未曾聽聞”本土”這個詞彙,卻在二十世紀的前半個世紀中,比任何一個人行的更多來確立”耶穌屬於印度”.他清楚地說明了基督教不是一種進口的,來自異域,外來的宗教,而是針對印度人的需求,渴望與信心的原產物.他持續地成為印裔基督教的永久性重要人物之一.

1889年9月3日,孫大信出生在北印度Patiala州的一戶富有影響力,富裕的錫克地主家庭裡.孫大信其敬虔的母親,每個星期帶著他坐在薩圖的腳前,居住在數哩外森林裡的苦行聖人.她也送他去基督教宣教學校學習英文

當他十四歲的時候,母親的逝世使他陷入一種暴力行為和絕望中.他襲擊宣教士,逼迫信徒並嘲諷他們的信仰.在最後的蔑視行動中,他買了一本聖經,然後一頁一頁的焚燒.由於無法平息靈魂上的虛空及缺乏安全感,某個夜晚,他撤銷一切行動並下定決心於次日清晨在鐵軌上自殺.

就在黎明到來之前,孫大意識到有一個明亮的光芒雲彩充滿在房裡.在雲彩中,他看到十字架,有個人被掛在十字架上.”你為何逼迫我?我是你的救主.我為你死在十字架上”,來自十字架上的一個聲音說道.孫大接著問,”主,你是誰?””我是耶穌”,充滿慈愛的一個答覆.孫大就俯伏在主耶穌的腳前.當他起身的時候,他的心充滿了一種無法形容,出人意外的平安.

過後他奔跑並喚醒他的父親,宣告說他在一個異象中看到耶穌基督,聽到祂的聲音.他的父親及親友都苦苦哀求他,放棄他的信仰.孫大則堅持到底.孫大的父親,Sher Singh,在孫大被逐出家門前為他預備了告別宴席.幾個小時後,孫大才發現他的食物被下了毒.靠著神的恩典,他的性命被一戶善良的基督徒家庭給救活了.

在他十六歲生日那天,他在Simla(喜馬拉雅山脈的丘陵地帶的一個市鎮)的聖湯姆斯教堂公開受洗成為基督徒.過後,在1906年的10月,他穿上黃色的長袍和頭巾出發了.那件黃色長袍是印度薩圖的”制服”,根據傳統慣例,薩圖是一個對神敬虔的苦行者,沿路哀求或沉默地坐著,在林中或一些荒僻的地方默想.孫大信選擇了薩圖的路,可是他和薩圖有所分別.”我不配追隨主的腳蹤”,他說道.”可是,誠如祂一樣,我不要家,不要財物,同祂一樣,我將屬乎道路,與我的人民同甘共苦,和那些收容我的人同吃,告訴人們有關神的愛.”

16歲的撒督開始了他的事工,向北前行到Punjab,克什米爾,阿富汗和Baluchistan.他的單薄黃色長袍並不怎麼御寒,他的腳因崎嶇不平的小徑而被割扯.數月後,北部的小小基督徒社區尊封他為”雙腳流血的使徒”.他被人用石頭擲擊,被拘捕,被拋棄在路旁的小屋裡,由一只始料未及的大蟒蛇作伴相隨.從Simla山的村落,越過白雪覆蓋的喜馬拉雅山脈,就是西藏,一個封閉的佛教國土,是宣教士一直以來都難以將福音傳之的地方.自從他受洗後,西藏就召喚孫大.1908年,當他19歲的時候,他越過西藏的邊界,皚皚之地.任何一個外來者想要進入這片封閉,以佛教為主的國土,都得冒著恐懼與死亡的風險.孫大信願意冒險乃是因為基督的愛在他身上.那些西藏人的處境令他感到震驚.他們那空氣不流通的居家就和他們一樣的骯髒污穢.當他用冷水洗澡時,他遭人嘲笑奚落.這是因為他們認為”聖人是從不洗澡的”.食物可說是難以取獲的.他靠著干硬焦干的薏米來維持生活.到處都充滿著敵意.這是位於西藏下方,靠近印度邊界的所在地.

撒督孫大信
(1889 - 1929)

Sadhu-Sundar-Singh

當孫大邁入二十多歲的時期時,他的事工極大地擴展.早在他滿三十歲之前,他的名字和相片在基督徒的圈子裡已是廣為人知的.他平易近人,而且謙卑,有幽默感,對大自然充滿愛.這些特征,加上他的樸實生活實例,為他的信息提供了極大的影響力.許多人說:”他不但樣子像耶穌,他說話的語氣也像耶穌.”他的演說激發了一種深刻的,親密的禱告生活.1918年,他做了項長途旅程去印度南部和錫蘭.第二年,他造訪了緬甸,馬來亞,中國和日本.他擁有制伏野獸的能力,例如當他站著禱告時,有只豹悄悄的走向他;當他撫摸它的時候,它便蹲下.他擁有能力,對付邪惡,典型的例子是,當降頭師嘗試在鐵道車廂內向他施展催眠術不果時,降頭師責怪撒督口袋內的那本聖經導致他的計謀失敗.他擁有醫治病症的能力,縱然他從不允許到處宣揚他的醫治恩賜.

Sadhu-Sundar-Singh

孫大信探訪了西方國家兩次,到過歐洲,美國及澳洲的許多地方.他受到許多不同背景的基督徒歡迎.他的話語打動了人們的內心.在西方,物質主義,虛空感及無宗教信仰是隨處可見的情況.這令孫大感到震驚.這種情況和東方人對神的認知成了正比,縱然那認知意識是有限的.

他的恩賜,他的個人魅力,他向印度人所顯現的,對基督的崇敬,這些都可給予孫大信在印度教會中一種獨特的領導地位.但在他的生命後期,他不為自己求什麼,反而抓緊每一個機會向人傳福音.他不屬於任何宗派,也沒開始一個屬於他的宗派,縱使他和各種背景的基督徒相交.他活著乃是為了要向他的人民傳講有關基督耶穌的信息.

1923年,孫大信做了最後一次前往西藏的夏季探訪,並帶著疲乏的身軀返回.他的講道時日明顯地過去了.接下來的幾年裡,在其居家裡或是Simla山的友人居所中,他讓自己靜默思想,與人相交,並書寫了幾本書.他的著作都是以更深的基督徒生活為基礎.在他的一生裡,他總共寫了八本書.

1929年,孫大在無視友人的忠告下,決定最後一次動身前往西藏.四月份時,他抵達了Kalka, 在Simla之下的一個小市鎮.有一群朝聖者和聖人啟程步行前往印度教的其中一個聖地,位於數百哩之外的Kailash山.在這群人當中,他是穿著黃袍,年紀最輕的那位.接著他去了那兒,沒人知曉.有關孫大信是在險峻的小徑摔交,或是因筋疲力盡而死,抑或是他退隱做個隱士,用禱告和靜默思想來耗度剩余的時日,始終是個謎團.撒督孫大信是印度教會發展史上一位最珍貴的人物.

喜马拉雅山传道事工

himalayas

在1983年11月24日上午,撒督弟兄在祷告时看见一个异象写着:“尼泊尔,去传扬!”的字样。当他继续等候神的时候,主耶稣说:“预备好尼泊尔的新妇,准备迎见我的再来。” 这一句命令,促使撒督弟兄向神秘的尼泊尔王国展开宣教。在尼泊尔,印度教与佛教竟然能够和谐共存。

撒督弟兄于1986年9月首次前往尼泊尔。从那时起,他一直向居住在尼泊尔、印度和不丹的数百万尼泊尔人传福音。成千上万的人得救恩,进入神的国度,接受圣灵的洗,各种各样的疾病被神的大能医治。

自1986年9月以来,与尼泊尔人民的积极接触包括:

福音活动(好消息节庆)、奋兴特会、信徒大会、青年营会(喜马拉雅山青年营会)、妇女特会(底波拉兴起妇女特会)、书籍与信息的录音与录像带。

尼泊尔的信徒得到造就,并以神的道为坚固的灵粮。许多人甚至接受神的呼召,卑微自己为器皿,投入在神国度的服事中。

2005年喜马拉雅山约书亚营会

今年夏令营会的主题是“万象更新”。对于参与营会的年轻人以及参与策划和举办营会的年轻人,从许多方面来说,这确实是一种新的体验。

虽然实际的营会于2005年1月7日至12日在西孟加拉邦(印度)的噶伦堡举行,但在体力和属灵上的准备工作早在几个月之前已开始了,稠密的祷告与禁食,持续招募义工和工作人员,以及各种各样的行政工作。然而,我们当中没有人真正准备好去见证神实在要赐给我们的东西。

在1月7日的凌晨,热切的与会者开始挤满登记处。中午之前,全场已经满座了:座无空席,住宿的宿舍也爆满了。可是人流仍然大量涌入,我们的礼堂和住所都没有空位了。在礼堂加添了更多的椅子。黄昏时分,我们租赁更多椅子,能挤多少句尽量挤,通道也挤满得水泄不通。第二天,我们别无选择,只得允许人们坐在讲台上。在过去七年举办的特会中,我们从未看国少年人和青年人对神如此渴慕。他们迫切地希望参加特会。可惜的是,由于场地的局限,许多后来的与会者只得被拒门外。

青少年来自喜马拉雅山脉各地:锡金、大吉岭、Kurseong、噶伦堡、西里古里、Deoars以及邻国尼泊尔和不丹,还有比哈尔邦。有百分之95的人第一次参加这个夏令营。

himalayas_youth2

约书亚歌手的热烈崇拜,使神的同在从一开始就临在礼堂。当号角吹起,撒督弟兄用“Khada”(传统的丝巾)欢迎耶稣时,整个氛围突然变了:我们真的可以感觉到神正在我们中行走!

在第一堂信息中,撒督弟兄分享了神在1997年向他显示约书亚营会的异象:“藉着年轻人触动整个喜马拉雅地区。”他劝勉年轻人转向神,数百名年轻人起身回应——把他们的生命献给神。

第二天,其他神的仆人分享了带着恩膏的信息,带来极大的造就。约西罗克牧师传讲关于“圣洁”的信息;杨杰克牧师传讲“天父的荫庇”;斯特拉罗克牧师教导群众“如何祷告”;苏文纳塔曼先生谈到“伯特利——神的居所”。

himalayas_youth3

在传讲神的话语和敬拜时,神感动群众忏悔。他们开始承认自己生活在罪恶之中——他们嗜毒酗酒、放纵情欲。那天晚上,数百人见证神释放他们,使他们得自由。

最具挑战性的一堂是雅慕达姐妹主持的“性与纯洁”研讨会。该研讨会坦诚地传达了年轻人所面临的问题。许多年轻人公开承认神如何藉着这个研讨会触动他们的生命。

领受圣灵洗礼的祷告会是特别充满神大能的时刻。由撒督弟兄带领着数百名参与祷告会的年轻人,领受了圣灵的洗礼。在领受恩膏的时候,神的大能临到众人的身上。神的荣耀非常浓厚,使到群众纷纷倒在地上。圣灵藉着撒督弟兄的服事,向不同的人发出了个人的预言。

6天的约书亚营会,充满神的大能和无数的生命被改变,大大地印证神在1997年向撒督弟兄所彰显的事物。

我们为敬拜团队、舞蹈编导以及由印度、澳州、美国和新加坡兄弟组成的事工团队,他们谦卑、劳苦的服事,成为会众的祝福。

愿一切荣耀归于神!

2005年“兴起吧!底波拉!”妇女特会

himalayas_deborah1

圣经中的底波拉,成为妇女们服事神的榜样。在古代的犹太社会,没有人会想到一个妇女值得在以色列支派中被提名。底波拉击败西西拉,打破了牢固的社会规范,她在神的任用下做到了这一点。(士师记4:1-23)

许多年前,神给予雅慕达姐妹一个类似的异象,要让妇女在属灵生命上得以自由来服事神、家庭和社群,同时要医治妇女长期以来因社会不公的对待所造成的伤害。

今年在印度西孟加拉邦噶伦堡举行的“兴起吧!底波拉!”妇女特会(第四届)上,我们看到这一个异象以更大的方式取得成果。1月14至16日,来自喜马拉雅地区约350名的妇女聚集在一起敬拜神。她们来自不同的宗派,但她们在神面前成为一体。撒督弟兄为这次特会揭幕,讲述了女性在神眼中是何等特别,而且在神的计划中是神独特的创造。在第一个晚上,神医治了许多在情感上受伤多年的妇女。

第二天,雅慕达姐妹带着神的恩膏来教导:妇女是赐生命的人,神要通过妇女把生命注入垂死的世界。她的教导结束时,她邀请人们接受神的触动。数百名妇女来到台前,经历神大能的造访。

Saroj Rongong牧师的教导也造就了特会的妇女,她分享妇女如何扮演公主的角色,因此可以代表君王来行事。她也教导关于说预言的含义以及我们口中的话语所带来的祝福。

希瑟蕾克丝姐妹对于宣教的分享,令人大开眼界。她是来自英国的宣教士,与尼泊尔人生活在一起,因此她的信息对会众造成极大的影响。

斯特拉牧师教导神如何看待妇女,以及为什么要克服自卑和自怜形象的重要性。

特会中最显著的一个特点是约书亚敬拜团队带领的、充满大能的敬拜。在每一堂里,当妇女们在主面前高歌赞美和欢然起舞时,神荣耀的同在便临在妇女身上,把她们从罪恶、束缚、创伤、痛苦、沮丧和恐惧中释放出来。

许多妇女奉献她们的生命来服事神,她们愿意鞠躬尽瘁地来服事。

愿一切荣耀归于神!

himalayas_deborah2

做得好!良善的仆人!

希腊文中的“安德鲁”意即“男子气概”。这完美地描述了高大、结实又迷人的年轻人安德鲁卡尔塔克。他是撒督弟兄最亲密的伙伴之一。

安德鲁在噶伦堡受教育。虽然他在敬虔的家庭中长大,可是直到1988年在撒督弟兄主办的布道会上,才接受主耶稣作为他个人的救主。从那一刻开始,他把生命奉献给神,他感受到神对他的呼召,要他服事神。接着,他加入耶稣事工,成为撒督弟兄的第一个伙伴和亲近的属灵儿子。

他和撒督弟兄长途跋涉到印度、尼泊尔、不丹以及喜马拉雅山的偏远地区。他们一起向许多西藏僧侣和居住在城镇与村落的老百姓见证基督的福音。除此之外,他还参与了Hyssop赞美事工。他带着这支队伍前往印度北部的不同地区,透过他悠扬悦耳的歌声,带着基督耶稣的爱,向数百人传福音。

1992年,他去新加坡参加圣经学院的培训。在那里,他邂逅了美丽的、将会成为他妻子的雅慕达。经过短暂的交往和各自家庭的祝福,他们在1994年2月19日幸福地共结连理。

himalayas_welldone1

安德鲁突然得了肺炎,肺部严重受感染。虽然他在新加坡和印度接受了长期的治疗,但是他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在印度金奈医院,生命面临最黑暗的时期,他从未质疑神对他的爱;反倒努力地阅读圣经并花时间祷告和敬拜。当他在为自己的生命奋战时,脸上没有任何的沮丧。安德鲁是属于主耶稣的。愿神的旨意成就在他身上。

在1994年4月的最后一周,他的健康状况大大地改善,令医生感到惊讶。所有的亲友都非常放心,并期待看到安德鲁和雅慕达在一起。可是在5月2日,他的健康状况急转直下又恶化了。雅慕达看到荣耀的云彩在安德鲁的身体上空盘旋了几个小时。1994年5月3日,在天未亮的早晨,安德鲁完成了人生的赛程,蒙主恩召,回到主耶稣的怀中。安德鲁在几个月的患病中,从来没有一次向神提出质疑,从未问过“为什么是我?”,从未说过“这不公平!”,从未有过一丝苦涩和愤怒。安德鲁或他心爱的妻子雅慕达是否经历了挫败?没有!安德鲁对主忠心到底。他得胜了!死亡的毒钩没有作用,坟墓没有得胜,也无法掌控他。(林前15:55-57)

安德鲁的生命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深具鼓舞和挑战。他是一个得胜者,在信仰上他是至死忠心的基督徒。他是一个得胜的生命战士。安德鲁被召了,他被选上,神看他为忠心的仆人(启示录17:14)。主耶稣会实实在在地对他说:“做得好,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派你管理更多的事。进来享受神的喜乐。”(路加福音19:17)

himalayas_welldone2

2004年Soreng祈祷节庆

himalayas_report1

Soreng是印度锡金西区的一个分区总部。这是一个安静悠闲的城镇。扬声器播放着悠扬悦耳的基督教圣乐,人们从四面八方前来,甚至来自邻近的西孟加拉邦的人,都在这特别的日子2004年11月3日——参加“Soreng祈祷节庆”。

他们已经穿越了很长的路,一些人乘坐车子前来,其他人走了几个小时的路。他们亲自来聆听撒督孙大索的讲道,这是他们每周收看电视节目《医治的爱》,所认识的一位深受他们热爱并尊重的老师。

从他们兴奋的期待中,很明显看到神在这个地区,透过电视事工触动人的生命。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生难得的机会。他们可以在一个聚会中,把他们的问题和悲伤带给神,然后神的仆人撒督弟兄亲自在聚会中服事他们。

当我们走近祈祷的场地时,黄昏异常安静。下午5点30分,从喜马拉雅山吹来一阵寒风。当我们走进祈祷场地,那是一个足球场,一个温暖的视线迎接我们:数百人,包括正统的兴都教徒、佛教徒和万物有灵论者已经聚集在一起,期待着我们的到来。他们迫不及待地等候着聆听神的道。

那天晚上,撒督弟兄传讲耶稣是真神。他分享了当他仍是兴都教徒的时候,神如何触动他的生命的见证。大约两百人站起来委身给耶稣。接下来的两天,撒督弟兄讲述了神是真正的光,如何驱逐因着罪恶和撒但所带来的生命黑暗。他也告诉他们神如何治愈因疾病而受害的身体,并且修复被罪恶撕裂的家庭。

在为身体得医治的祷告之前,大约有三百人站起来回应,愿意接受基督进入他们的生命中。在祷告中,神揭示了某些人的各别名字和生命。当神的同在临在会众当中,疾病的锁链被断开了。

许多人见证他们模糊的视力被恢复了,瘸腿的开始行走,慢性病消失了;一生下来就完全聋的人,第一次开始听到声音。

神在Soreng所成就的伟大圣工,我们将一切的荣耀归于神。神恩待和祝福在Soreng同心合意的教会。他们日夜辛劳,花了好几个月禁食祷告,得以看见神触动许许多多的生命。神听到他们的呼声,哈利路亚!

himalayas_report2

普世布道

自1979年以来,撒督的事工一直处于紧迫状态。主耶稣基督吩咐说:“到普天下去传福音。” (马太福音28:19)。祂进一步说:“为我作见证”(使徒行传1:8)。 这促使撒督弟兄从地球的这一端到另一端去传福音,好为主耶稣基督赢得更多人的生命。

神恩待撒督弟兄,把他带领到世界六大洲(北美洲、南美洲、非洲、欧洲、亚洲和澳洲)的40多个国家。

撒督弟兄将继续努力宣讲主耶稣基督的好消息,直到我们的主耶稣再来。我们谦卑地欢欣并感谢全能神,因着祂的怜悯、恩惠和慈爱,使用撒督弟兄见证祂至高至大的荣耀。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