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Homepage
天使電視
網上購物
線上奉獻
聯絡我們
 



Bible Gateway
Our Daily Bread

獸的印記在這兒!

“牠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 ” (啟示錄 13 : 16 , 17 )

這個世界正預備接受敵基督及他的印章。讓我們謹慎自守並警醒禱告(彼得前書 4 : 7 )。我要向美國芝加哥的 Irene Akouris 致謝,感謝她把這篇由 Jon Van 撰寫並刊載在 Chicago Tribune 的文章寄送給我們。 --- 撒督孫大索

在人體內植入一片細薄的微晶片來發送並接收無線訊息的新科技,已經掀起了一陣狂潮。這片微晶片很有可能在下世紀初以一種消費品的形式推出市場。

未來主義者說,許多現有的科技,或是在開發中的科技,讓電子廠能夠製造可移植的身份定位器。再說,我們對便利與安全感的渴求,使商家可以名正言順的推售這些科技產品。坐落於馬里蘭州貝塞斯達的世界未來學會,其會長 Edward Cornish 說:“目前,這項科技產品非常炙手可熱因為科技的發展趨勢有利於開發這項領域。”

無可避免的,這個可移植的無線電定位器,勾起有關方面及無道德操守的科學家的惡念,促使他們濫用這類科技來操控群眾。然而,發明這項科技的研究人員卻把這個研究視為佐助人類,而非剝其奪隱私權的發明。他們在探索如何協助人們透過無線電話發出緊急求救的呼叫,追蹤在軍事演習中迷失方向的兵士,並且幫助人們可以免帶現金出門,只需透過自動轉帳即可。

動物愛好者早已勸請寵物主人在他們所飼養的貓狗體內植入身份證明微晶片。萬一這些小動物走失了,搜尋隊伍可透過國家電腦資料庫來確認小動物的位置。因此,想要使用微晶片來控制人類的這個想法,在這項科技發展的初期階段就已經顯露出來了。 Cornish 指出,多年來,有關當局一直在做實驗,把電子監視器安裝在囚犯身上,然後准許他們在諸如工作等的特殊原因下出獄。

許多系統已存在使用無線電訊號來尋找人們所在位置的可能性。最明顯的一種系統稱為全球定位衛星( GPS) 。這項系統在數年前由軍方開始啟用,而如今,一般人也能使用這項系統。它用衛星來探測一個人的位置,准確度極高。掌舵者也使用類似的科技。研究人員也打算把這種定位器和監視健康的儀器結合起來。

鹽湖城的工程師設計了一種機件,用來測定一個人在戴上定位器之後是否會覺得太冷或太熱。這是一種暴露的徵兆。 Sarcos Research Corp. 的一名高級副會長 Peter Kind 說:“我們打算把注意力放在那些需要較早獲得關注的人,考慮到他們還有時間得到援助。” Sarcos Research Corp. 已開創一種以全球定位衛星為基礎的機件原型,並於今年就可送往實地試驗。

軍事領域是 Sarcos 最初設定的目標。當軍隊們進行軍事演習時,身體監視器及定位器會把有關兵士的資料發送到中心站,以便減少風險。 Kind 指出,平民市場則會概括那些通常不被療養院收容的病人。 “ 這麼一來就能減少花費,讓那些只需觀察的病人,在不損害健康的情況下提早出院。”目前為止,這個儀器原型是配戴在腰間部位。但最終目標是要將它縮小成為一片微晶片。那麼這個監視器就能配戴在耳道裡,或是身體的其它部位中。

另外一種追蹤人們的方法是依靠現有的無線通訊電話發送器的網絡。無線通訊業及負責緊急事件的官員們已向聯邦通訊委員會提出一種規格,讓警察,民防隊及救傷隊能找出通過無線電話來撥 911 號碼的人。

目前在美國,將近三分之一的 911 緊急電話都是通過無線電話來撥打的。很多時候撥電話者不知道他們身處的位置,這給緊急部門造成一種極大的問題。開發電腦系統來追查這麼多通電話的位置,是一件令人氣餒的工作。然而,這種發展趨勢和電話領域的目標卻是一致的,那就是有一天,人類將會被指定一個電話號碼,更勝於安裝電話的工作。一旦電話網絡變得更精密之後,要監視人們的行蹤就會更加容易了。

許多公司早已向兒童推銷傳呼機,以便父母親在孩子離開家時能與孩子保持聯絡,無論何時父母親都能知道孩子身處的位置。然而透過一片移植在皮膚下的微晶片,來追查孩子的行蹤則是另外一回事。 西北大學的一名社會學家 Bernard Beck 說:“人們認同通訊系統的增加,能令生活變得更方便。然而這同時也意味著,人們將失去了藏身之處。雖然如此,但是假如我把一個環球身份證植入體內的話,我就可在任何一個地方兌現支票,無需擔心信用卡被偷。這還是一件蠻吸引人的事情。”

在罪犯身上植入追蹤器可減少監禁問題。這是因為追蹤器能夠無時無刻追查罪犯的行蹤。另外,他補充說道,戴上定位器的人將會受到阻嚇,不去犯罪,因為他們擔心有可能被抓到。然而,失去隱私權的可能性則是一項極大的爭議,每個人都喜歡不時地保留隱私空間長達一個小時或更久的時間。

西北大學的一名法律系教授 Dan Polsby 說:“我不曉得說我們需要將每分每秒的行蹤都交待清楚。就法律方面而言,誰擁有這項資訊的主權才是較為重要的課題。讓院方監視我心跳的纖維性顫動是一回事,但是讓政府監視我的行蹤,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世界未來學會的會長 Cornish 指出,雖然潛在性的問題相當龐大,然而身份定位器微晶片的使用卻是無法避免的。 Cornish 談到說,正如目前許多人允許超市連鎖店保留他們的個人購物記錄,以便換取折扣一樣,這片微晶片所提供的安全與便利,將令許多人樂意接受它。

“我們都希望在街道上行走時能有安全感。這項科技就提供了這種保證,但同時也面臨失去隱私權的窘境。” Cornish 相信,至少在初期階段,人們會自願把微晶片植入體內。然而 , 他也承認說,今天的自願,到了明日就會發展成為一種強制性工作

“某一天,最近當我在倫敦的時候,我發現在街道上的每一個人都戴著一朵罌栗花。我覺得如果我沒戴這朵花的話,我就會變得很顯眼。因此,我也會想要有一朵罌栗花。這就像是當這些微晶片被廣泛地采用時,人們就會開始假設應該能夠知道你所在的位置。如果不曉得你在何處的話,就會引起一番爭議。”

Cornish 說,他早已發現電郵地址和傳呼機有著相同的情況。“假如你告訴別人你沒有電郵地址,他們就會問說,我們要如何聯絡你?”現在,某些僱主要求員工攜帶傳呼機,以便能知道員工的下落。有朝一日,他們或許就會要求員工把微晶片植入體內了。

 

  網上購物線上奉獻 夥伴關係預定行程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