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Homepage
天使電視
網上購物
線上奉獻
聯絡我們
 



Bible Gateway
Our Daily Bread

1983年12月24日,撒督牧師經歷了一項來自主耶穌基督的超自然造訪.主耶穌基督在靈中向他顯現, 接著開始向他述說有關撒督孫大信的傳奇及撒督在西藏的事工.主耶穌向他述說了大約20分鍾.過後主耶穌問孫大索,”你願意繼續那個事工嗎?”孫大索毫不猶豫的回答說”主,我願意!”主耶穌微笑地說,”別回答得這麼草率!這是一個非常艱難, 充滿許多困苦的事工.你或許需要忍受孤寂, 隔離, 饑餓, 痛苦與逼迫.現在, 告訴我, 你願意接受這個事工嗎?”孫大索在主耶穌面前謙卑地跪下,回答說,”是的,主.我願意繼續撒督孫大信的事工.”主耶穌對那個答覆感到滿意,接著走向孫大索並為他披上外袍.主耶穌把手按在他身上, 說,”我委任你為西藏的使徒.去向西藏的人民傳講福音.從今日起, 你將被稱做撒督孫大索.”

經過兩年的禱告與等候,主耶穌揭露了一個向西藏人民傳講福音的系統化策略.1986至2006年間,撒督弟兄常年到訪西藏,將神醫治的愛帶給藏族人民。

藏文聖經

Click To Read More

神秘的香格裡拉

西藏人是一群難以就近的民族.他們居住在”世界之頂”,”皚皚之地”,生活在遙遠的中國西部, 海拔 4,000至5,000 公尺(12,000至16,000呎)之間.西藏是一個遼闊遙遠的地方. 一種神秘兼富魅力的氛圍籠罩著這個地方.西藏,如歐洲的體型般,位於中國和印度之間的喜馬拉雅山脈高原.

高山及嚴寒刺骨的氣候對宣教士形成一種難以通行的阻礙.因此, 許多西藏人還未曾聽聞有關主耶穌基督的大好消息.

西藏人是何許人也?
他們是思想簡單,充滿熱情,慷慨大方,非常敬虔的遊牧民族.遊牧一族的西藏人在草原上漫遊.而定居的西藏人則居住在肥沃的山谷中,栽種薏米並飼養綿羊,枆牛,山羊和馬.在村落裡,西藏人住在平頂的泥屋中.當村落裡的西藏人彼此問安時,他們會伸出舌頭並發出響亮的??聲.這是向對方顯示,你是人,不是惡魔因為惡魔有著黑色的舌頭.

1959年,中國兼並西藏.現在,西藏被稱為西藏自治區.大約兩百五十萬的西藏人居住在西藏以及青海,甘肅,四川和雲南這些省份.他們有著強烈的民族主義,尊崇並崇拜遭流放的達賴喇嘛為”神—王”,屬靈及政治領袖.長期以來,西藏人都排斥任何的福音工作傳進西藏.

西藏人相信什麼?
隱藏在他們笑容背後的是一個充滿偶像與惡魔敬拜的宗教信仰---西藏人的佛教信仰.正統的佛教教義同當地的泛靈論,Bon宗教混淆在一起(Bon是一種神秘的宗教,實行人祭及邪靈,神明和惡魔的敬拜).佛教論接納了許多Bon的儀式,例如禱告旗幟的飄揚及禱告輪子的旋轉.這些儀式與神秘的Tantric佛教慣例相結合,逐漸演變成西藏人的佛教,稱為喇嘛教.一個典型的西藏人生活包含了禱告旗幟的飄揚,獻香及背誦神秘的句子.他們的目標是要盡量地累積功德,以便來生能有較好的生活.

西藏有基督徒嗎?
在西藏,有幾個西藏人基督徒;而在印度與尼泊爾則大約有兩百位基督徒.在西藏,有一,兩間由華裔基督徒牧養的家庭教會.而在印度和尼泊爾,也有幾間由西藏人和Ladakhis牧養的教會.這證明了向西藏人傳福音是一場艱巨的屬靈戰役.

 

撒督孫大信 - 雙腳流血的使徒


撒督孫大信
(1889 - 1929)
1929年,撒督孫大信在喜馬拉雅山脈的丘陵地帶失蹤了.身為一個基督徒見證者,他曾經受到歡迎,但也被拒絕,受到逼迫,甚至被棄之受死.許多宣教士,甚至印裔基督徒,都把他當作是一個極其怪異的人,完全和當代的基督教不相稱只因他穿著黃色的長袍和頭巾在街上漫遊.他雖未曾聽聞”本土”這個詞彙,卻在二十世紀的前半個世紀中,比任何一個人行的更多來確立”耶穌屬於印度”.他清楚地說明了基督教不是一種進口的,來自異域,外來的宗教,而是針對印度人的需求,渴望與信心的原產物.他持續地成為印裔基督教的永久性重要人物之一.

1889年9月3日,孫大信出生在北印度Patiala州的一戶富有影響力,富裕的錫克地主家庭裡.孫大信其敬虔的母親,每個星期帶著他坐在薩圖的腳前,居住在數哩外森林裡的苦行聖人.她也送他去基督教宣教學校學習英文.

當他十四歲的時候,母親的逝世使他陷入一種暴力行為和絕望中.他襲擊宣教士,逼迫信徒並嘲諷他們的信仰.在最後的蔑視行動中,他買了一本聖經,然後一頁一頁的焚燒.由於無法平息靈魂上的虛空及缺乏安全感,某個夜晚,他撤銷一切行動並下定決心於次日清晨在鐵軌上自殺.

就在黎明到來之前,孫大意識到有一個明亮的光芒雲彩充滿在房裡.在雲彩中,他看到十字架,有個人被掛在十字架上.”你為何逼迫我?我是你的救主.我為你死在十字架上”,來自十字架上的一個聲音說道.孫大接著問,”主,你是誰?””我是耶穌”,充滿慈愛的一個答覆.孫大就俯伏在主耶穌的腳前.當他起身的時候,他的心充滿了一種無法形容,出人意外的平安.

過後他奔跑並喚醒他的父親,宣告說他在一個異象中看到耶穌基督,聽到祂的聲音.他的父親及親友都苦苦哀求他,放棄他的信仰.孫大則堅持到底.孫大的父親,Sher Singh,在孫大被逐出家門前為他預備了告別宴席.幾個小時後,孫大才發現他的食物被下了毒.靠著神的恩典,他的性命被一戶善良的基督徒家庭給救活了.

在他十六歲生日那天,他在Simla(喜馬拉雅山脈的丘陵地帶的一個市鎮)的聖湯姆斯教堂公開受洗成為基督徒.過後,在1906年的10月,他穿上黃色的長袍和頭巾出發了.那件黃色長袍是印度薩圖的”制服”,根據傳統慣例,薩圖是一個對神敬虔的苦行者,沿路哀求或沉默地坐著,在林中或一些荒僻的地方默想.孫大信選擇了薩圖的路,可是他和薩圖有所分別.”我不配追隨主的腳蹤”,他說道.”可是,誠如祂一樣,我不要家,不要財物,同祂一樣,我將屬乎道路,與我的人民同甘共苦,和那些收容我的人同吃,告訴人們有關神的愛.”

16歲的撒督開始了他的事工,向北前行到Punjab,克什米爾,阿富汗和Baluchistan.他的單薄黃色長袍並不怎麼御寒,他的腳因崎嶇不平的小徑而被割扯.數月後,北部的小小基督徒社區尊封他為”雙腳流血的使徒”.他被人用石頭擲擊,被拘捕,被拋棄在路旁的小屋裡,由一只始料未及的大蟒蛇作伴相隨.從Simla山的村落,越過白雪覆蓋的喜馬拉雅山脈,就是西藏,一個封閉的佛教國土,是宣教士一直以來都難以將福音傳之的地方.自從他受洗後,西藏就召喚孫大.1908年,當他19歲的時候,他越過西藏的邊界,皚皚之地.任何一個外來者想要進入這片封閉,以佛教為主的國土,都得冒著恐懼與死亡的風險.孫大信願意冒險乃是因為基督的愛在他身上.那些西藏人的處境令他感到震驚.他們那空氣不流通的居家就和他們一樣的骯髒污穢.當他用冷水洗澡時,他遭人嘲笑奚落.這是因為他們認為”聖人是從不洗澡的”.食物可說是難以取獲的.他靠著干硬焦干的薏米來維持生活.到處都充滿著敵意.這是位於西藏下方,靠近印度邊界的所在地.

當孫大邁入二十多歲的時期時,他的事工極大地擴展.早在他滿三十歲之前,他的名字和相片在基督徒的圈子裡已是廣為人知的.他平易近人,而且謙卑,有幽默感,對大自然充滿愛.這些特征,加上他的樸實生活實例,為他的信息提供了極大的影響力.許多人說:”他不但樣子像耶穌,他說話的語氣也像耶穌.”他的演說激發了一種深刻的,親密的禱告生活.1918年,他做了項長途旅程去印度南部和錫蘭.第二年,他造訪了緬甸,馬來亞,中國和日本.他擁有制伏野獸的能力,例如當他站著禱告時,有只豹悄悄的走向他;當他撫摸它的時候,它便蹲下.他擁有能力,對付邪惡,典型的例子是,當降頭師嘗試在鐵道車廂內向他施展催眠術不果時,降頭師責怪撒督口袋內的那本聖經導致他的計謀失敗.他擁有醫治病症的能力,縱然他從不允許到處宣揚他的醫治恩賜.

孫大信探訪了西方國家兩次,到過歐洲,美國及澳洲的許多地方.他受到許多不同背景的基督徒歡迎.他的話語打動了人們的內心.在西方,物質主義,虛空感及無宗教信仰是隨處可見的情況.這令孫大感到震驚.這種情況和東方人對神的認知成了正比,縱然那認知意識是有限的.

他的恩賜,他的個人魅力,他向印度人所顯現的,對基督的崇敬,這些都可給予孫大信在印度教會中一種獨特的領導地位.但在他的生命後期,他不為自己求什麼,反而抓緊每一個機會向人傳福音.他不屬於任何宗派,也沒開始一個屬於他的宗派,縱使他和各種背景的基督徒相交.他活著乃是為了要向他的人民傳講有關基督耶穌的信息.

1923年,孫大信做了最後一次前往西藏的夏季探訪,並帶著疲乏的身軀返回.他的講道時日明顯地過去了.接下來的幾年裡,在其居家裡或是Simla山的友人居所中,他讓自己靜默思想,與人相交,並書寫了幾本書.他的著作都是以更深的基督徒生活為基礎.在他的一生裡,他總共寫了八本書.

1929年,孫大在無視友人的忠告下,決定最後一次動身前往西藏.四月份時,他抵達了Kalka, 在Simla之下的一個小市鎮.有一群朝聖者和聖人啟程步行前往印度教的其中一個聖地,位於數百哩之外的Kailash山.在這群人當中,他是穿著黃袍,年紀最輕的那位.接著他去了那兒,沒人知曉.有關孫大信是在險峻的小徑摔交,或是因筋疲力盡而死,抑或是他退隱做個隱士,用禱告和靜默思想來耗度剩余的時日,始終是個謎團.撒督孫大信是印度教會發展史上一位最珍貴的人物.

  網上購物線上奉獻 夥伴關係預定行程聯絡我們